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总会简讯 | 不平凡的2020 | 向奋战在防疫前沿的北中医校友致敬!

总会简讯

不平凡的2020 | 向奋战在防疫前沿的北中医校友致敬!

发布日期:2020-02-07

  庚子年将近,神州大地正洋溢着节日的气氛,湖北,武汉,突如其来的疫情牵动着全国人的心。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我校校友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总体部署,或义无反顾地冲向疫情最前线,用实际行动成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最美逆行者”;或坚守各自岗位,以中医药护佑着一方百姓,践行着北中医“厚德济生”的校训,成为“最美北中医人”。

  

关键时刻 冲锋在前——国家中医医疗队武汉疫区防治实录 

  杨金亮,我校2001级针七校友、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当得知医院要组建医疗队支援武汉时,他第一时间递交申请书,并立即退掉了次日回老家过春节的车票,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抢救“新肺”病人的战役中。2020年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他作为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驰援武汉,奔赴新型冠状病毒防控第一线,全力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医疗救治工作。

  杨金亮校友疫区纪实

  2020年2月3日,我们迎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首批以中医药或中西医结合治疗的8名确诊患者出院。

  医疗队到达武汉金银潭医院后,接管了南一区病房。在组长齐文升主任的带领下,大家迅速梳理熟悉流程,马上投入到紧张的救治工作中。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行动不便,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顺着裤子往下滴。长时间戴着N95口罩,呼吸不畅,一天下来感觉有点头晕胸闷。我们负责的病房收治的患者病情都较重,但即使再疲惫,我也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最好的战斗状态。

 

 

  前几天,我们收治了一位89岁的老奶奶,病情很重。收进病房的时候呼吸困难、口唇紫绀,监测显示血氧很低。我们立刻给予了高流量吸氧,迅速制定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在大家的努力下,很快老人病情有了转机,血氧上来了,人也有了精神!现在每天查房时候都会笑着和我打招呼。隔着口罩、护目镜和厚厚的防护服,老人一定看不清我的样子,恐怕也不看不清我防护服背后写的名字,但是我们是一起抗击病毒的战友,是生死之交的朋友!

  坚毅的背影

  据悉,杨金亮校友在抗击疫情前线很多工作都抢着做,忙前忙后,总是冲在前面,大家都觉得他太辛苦,而他只是笑笑。南一区重症患者较多,每次杨金亮都亲自推着患者去做CT。在一次次辗转中,长长的走廊上都会留下他疲惫而坚毅的背影。

 

     

杨金亮送患者去做CT,对于穿着厚重笨拙的隔离服来说,这段路程可谓长途跋涉

 

疾病防控 亮剑中医——深圳防疫中的“中医力量”

  陈生,我校1992级中医专业校友、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性疾病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组长、深圳市中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疫情发生不久,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就成立了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性疾病中医药防治专家组,陈生作为组长每天参与确诊病例的会诊和收治病例的查房,提出中医药治疗建议。随着确诊病例增多,他的看诊量和后续工作量不断增加,他常常不休息少休息,与众多中医医师在用自己的智慧积极参与这场没有硝烟的防疫阻击战。

 

 

  十七年前,陈生在和呼吸病科的同事一起成功抗击SARS,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十七年后,他挑大梁,担任了“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组长。

  从1月24日(年三十)开始,陈生就带领专家组成员进驻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每天白天参加市三院重症及疑难病例讨论,开展确诊病例的查房,夜间收集资料,不断总结,深入学习国家、广东省的诊疗方案,虚心向支持武汉的医务人员请教。最后,专家组制定了《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第一版),并提出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防控策略。

  “防感汤”着力提高人体免疫力

  疫情发生后,陈生牵头专家组结合武汉此次发病的节气及特点,共同制定了2020版“防感汤”。他绍说,正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保持良好的健康状态,才能更好地预防疾病。武汉地处江汉平原,深圳则为沿海城市,两地均湿气较重。所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多有舌苔厚腻的表现。因此今年的“防感汤”以健脾益气、扶正解表、芳香祛湿立法,用以提高人体免疫力。

  1月25日(正月初一)开始,深圳市中医院就为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一线医护人员熬制配送“防感汤”,同时向社会公布了详细处方,供市民预防。

 

 

  中医中药明显改善患者症状

  自古以来,中医就是在与瘟疫作斗争中发展起来的。中医药学在与瘟疫长期的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已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理论与治疗方法,其效果确凿。

  每天,陈生要和深圳市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的成员一起,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走进隔离病房,通过望、闻、问、切,详细了解并记录每位患者的症状,翻阅病历数据,与西医救治组充分沟通,四诊合参,再处方下药,中西医结合,给患者最好的治疗。

 

 

  陈生回忆,最初进入病区时,无法携带任何文字记录工具,只能凭记忆记住患者的病理特征,每看4个患者就必须脱掉防护服出来记录,看诊的数量大大受到限制。后来,一台手机放进确诊病区,每次发几例病历到自己的手机,这才将每天看诊的数量提升至10人以上。他每天早上九点到市三院,下午五六点回到单位,不停歇地整理并病例,不断总结,并同武汉前线的同事通过线上探讨,提炼更好的更合适的方子。

  陈生介绍说,目前中西医结合治疗已经开展得比较顺畅,绝大多数患者都接受了中医疗法。中医中药参与治疗后,很多患者发热、乏力、口干口苦、胸闷、腹泻等症状得到明显改善。

  经过十余天的诊疗,陈生带领中医药防治专家组不断总结经验,寻求规律,并再次执笔制定《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第二版)。该方案得到晁恩祥国医大师的校正,并由市卫健委组织录制和教学,使更多的医务工作者能够加入到防控的行列中来。

 

 

  十七年前,陈生已经参与过抗击SARS的治疗,十七年后,他再一次冲锋在最前线。他说:“父母可能都不知道我在前线,只知道我留在深圳。因为我临时退了票,没有回家过年。父母可能也知道,我们是呼吸科和此次疫情相关,他们说得最多的是‘要保护好(自己)’。对所有的医护人员来说,都应该保护好自己才能进行更好地救治。”

  当地记者采访问到他冲到一线心态是否有变化时,他这样回答:就想着尽快地让他平息下来,其实说白了就像战士上战场,上战场之前有点害怕,但是真正都战场了,哪有时间害怕。

  陈生还说,任何一种疾病发生了,我们必将经历从发现它、认识它,到治疗、研究它,并最终攻克它。疫情不可怕!面对疫情,只要我们人人行动起来,高度重视,去防、控、治,就一定能够取得这场防疫阻击战的胜利。

 

抗击疫情 深入一线——采访重庆校友牟方政纪实

  牟方政,我校2001级中医专业校友、重庆北京中医药大学校友会副会长、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大学附属三峡医院)国医苑分院院长。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阻击战中,重庆确定了4家医院作为集中救治点,重庆三峡中心医院是渝东北片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集中收治定点医院之一。他们医院一开始就应用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近期成功治愈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就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典型案例。

 

  

 

  1月29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蒋某在重庆三峡中心医院治愈出院。这是重庆首例确诊病例治愈患者,也是全国少有的重症治愈患者之一。

  患者蒋某是1月21日经市级专家小组会诊,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患者。当天,蒋某从巫山转院至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隔离治疗。

  情况紧急!专家组立即进行多学科会诊,传染科、呼吸科、中医、影像等专家组成员各司其职、分工合作,按照国家制定的诊疗方案,充分发挥各自学科领域特长,迅速制定出治疗方案。接下来,医务人员立即通过实施雾化、抗病毒、抗感染等手段展开治疗。经过医务人员的精心诊疗,蒋某的病情初步得到控制,没有发生进一步恶化。虽然患者的病情暂时控制住,而西药也尚未有特效药。

  1月24日,医院再次对患者进行CT复查,发现其肺部病灶明显加重。此时患者发病已14天,病情正处于正邪交锋时段,同时伴有乏力、倦怠、食欲下降、舌红苔少等症状。

  “这是典型的湿邪化热耗伤气阴症状,需要益气养阴扶正,化湿解毒祛邪,此时介入中医治疗有助于患者康复。”重庆三峡中心医院国医苑(中医)院长牟方政说。随即,专家组决定采取中医协同治疗。

  “我们采取扶正与祛邪并重治则,采用益气养阴,清解余毒法,我们开出黄芪参麦四君汤加减治疗。在连续5天治疗过程中,我们密切关注病情变化,发现患者一天天好转。”牟方政说。

  1月28日,中医协同治疗5天后,患者身体状况恢复理想,且两次病毒核酸检测样本都呈阴性。1月29日,通过复查CT,发现患者肺部炎症已基本吸收。此时病人的第三次病毒核酸检测样本也呈阴性,已完全具备痊愈出院的标准。

  “国家制定的诊疗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作用,坚持中西医结合,中医辨证论治抗击疫情。我们医院也一直有中西医协作诊疗机制。”重庆三峡中心医院国医苑(中医)院长牟方政说。

  本次疫情发于冬季寒冷季节,武汉本来湿气很重,加之今年气候反常,一直阴雨,因此,具备寒湿属性。在特殊地理、天时环境下,容易形成以寒湿为首发表现的疫情。

  牟方政还说,通过对武汉及我区一些病例的分析,我们总结患者特征,疾病可分为三个时期。前期主要表现为恶寒发热,中低热为主,伴有身痛,咽喉疼痛或咽喉不利,干咳,痰少,或恶心呕吐;中期表现为反复发热,身热不扬,时汗出头昏,咳嗽,胸闷,活动后气喘,纳差,大便稀溏。肺部CT表现为双肺外带胸膜下感染性病变为主,严重者三至五天波及大部分肺叶;后期表现为热退,神疲乏力,纳差,大便稀溏。肺部CT提示炎症逐渐吸收。从病位来看,以肺为主,与脾胃有关。从发病来看,早期有表证,湿邪困阻,犯肺伤胃;中期湿毒郁肺,湿邪逐渐化热,夹痰夹瘀,或热伤阴津;后期热退,疾病消耗导致气阴两虚,脾肺两虚。他对本次疫情特点有独特的看法,认为抓住“湿毒”这个核心病因是治疗关键。

  谈及重庆首例痊愈病人的治疗经验,专家组表示,这归功于中西医协同治疗的结果。但同时也说明,中医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疗的后期干预起到重要作用。牟方政还建议中医应及早介入、全程参与,立足核心病因,因人而异,辨证施治。

  这几天,牟方政的中医团队一直抗战在疫情一线,忙于中医会诊和总结经验,积极攻关相关课题。

  

  向“最美北中医人”致敬!向所有驰援武汉的“逆行者”致敬!向奋战在一线守护人民健康的医护人员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