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中医人 | 回忆我与胡熙明部长的医缘琐事

回忆我与胡熙明部长的医缘琐事

作者:王承德校友 发布日期:2015-07-24

  1986年10月国家中医局成立,卫生部副部长胡熙明部长任局长。当初为了在全国展示中医药的形象,局里决定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后连播“有独特疗效的中医特色临床项目十三项成果”。为了落实此项工作,我作为项目专家成员被从广安门医院借调到中医局医政司工作。那时我研究生毕业才一年,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至今弹指已过去30年。

  我在中医局工作的2年多时间里,目睹了在胡熙明部长带领下,全国中医事业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化。亲历了中医局许多创造性的工作,如草拟了《中医法》,拟定《中医药条例》和一系列法规,制定了中医药发展规划,促进了中医和中西医结合民族医药机构的建设,制定了医疗机构评定标准和中医药专业技术人员评定标准和管理办法,培养了大量中医药人才和管理干部,制定了科研和教育发展规划,开展了国际合作交流,争取国家对中医药项目经费和管理分配等。当时局里人员编制少,任务繁重,但大家在各自的岗位上齐心协力,尽职尽责。胡部长常说,和尚念经首先得盖庙,中医也一样。仅我所在的医政司,抓中医医疗机构建设,要求县县成立中医院,;制定中医院的评定标准;抓中医专科建设和中医特色疗效;抓中医急症,抓剂型改革;抓名老中医学术继承;抓民族医药事业;落实中西医结合工作,制定中医法规等,大家努力工作,干得热火朝天。为了各省成立中医药的管理机构,胡熙明部长一个省一个省地跑,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督办,舟车劳顿,废寝忘食,才基本理顺了全国中医药的管理体系。中医中药是不能分家的,中医局没有管中药的职能,胡部长为了中医中药的协调发展,向国家争取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我亲自把中医局给国务院上报的《关于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报告》呈送给了时任中共中央常委兼中组部部长的宋平同志。之后很快就成立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胡熙明部长担当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的几年里,为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无私奉献,呕心沥血,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全力以赴,坚韧不拔,谋大局,抓大事、攻难关、解难题。那些年,中医药事业不论从医疗、教育、科研、产业还是国际交流与合作等方面,均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取得了很大成绩,完全改变了中医药的形象和地位,为振兴中医,发展中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作为一个中医人,发自内心地感激和敬佩胡熙明部长的胆识、才能、人品、道德和工作精神。

  胡熙明部长、田景福副局长、诸国本副局长、詹文涛司长等领导希望我能留在局里工作,但我心向临床,愿做医生,我坚决要求回到广安门医院从事一线工作。胡部长在位时,我从未找过他。他刚退休不久后的一天,一次我去协和医院办事,听说他住在高干病房,我就立刻去看望他。当时他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肾功能不全、心衰、房颤、痛风等多种疾病,颜面虚浮,气短乏力,双下肢严重水肿,身体状况很不好,我看见护士让他服药时,有一大把药片,约20多种西药,我觉得心里非常难受。我问胡部长:您吃过西洋参吗?他说没有。您吃六味地黄丸了吗?他说没有。我说您是中医行家,又是中医药的领导,怎么不配合中医药治疗呢?他谦虚问然我,你说我吃什么药好呢?我经过望色、问诊、看舌和把脉后。我说:您应该是五脏俱虚、脾虚湿盛、痰瘀互结,治疗应从脾肾入手,益气活血,化湿排浊。药选西洋参、三七、生黄芪、大黄、黄连、冬虫草、麝香等。他点头应允。我将药物配成胶囊,他服药两月后,精神有增,浮肿消失,面色红润,病情明显好转,并能步行几公里。

  2008年夏天,胡部长给我打电话,说他糖尿病加重,住在北京医院,应用多种胰岛素血糖还降不下来,空腹血糖一直在300-400mg/d1之间,主管大夫实在没有办法,请他回家试用中医治疗。我马上赶去他家,他拿出他的笔记本,上面记着好多名老中医治疗糖尿病的验方。我看完他的舌脉以后说:这些方子对您的现在的病情都不太适合,您应属三仁汤证,可在三仁汤的基础上加苍术、苦参、黄连、生石膏、天花粉等。服汤药一周后,胡部长给我打来电话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血糖基本正常了,非常感谢你!

  2009年8月11日晚,我正和我的老师孙树椿教授在一起吃饭,突然金玲老师从荷兰打来电话说老胡昨晚饭后,在花园散步时不慎摔倒,颅内大面积出血,荷兰医院做核磁后,因出血量太大,准备放弃治疗。胡部长在刚摔倒时人还清醒但已失语,用手指在金玲老师的手心上写了:“安宫牛黄找承德”。金老师让我尽快把安宫牛黄丸带到荷兰去。我在第二天上午已备齐65枚安宫牛黄丸,托其家人带至荷兰,专门叮嘱服用剂量一定要大,每隔2小时1丸,第一天就服用10丸(实际他们只服用了8丸)。当连续服至第3天时,胡部长逐渐神智清醒,第7天时,又并发肺部感染,高烧不退。我建议胡部长回国,于第10天直接住进了北京医院。脑科专家们在看完胡部长的CT片后说:内囊出血面积很大,现在大部分已吸收,坏死较少,真可谓奇迹。后来,每次我看胡部长的时候,他都说我于他有救命之恩。其实恩不敢当,情理之中,药力所至,托他老人家的洪福,我只是尽了一个医生的天职而已。感到内疚和遗憾的是并没有使胡部长能健康的活着。上月十六金玲老师打来电话说,“老胡病危,医院病危通知要求亲人和好友尽快看看,次日下午我和姚乃礼院长、李大鹏院士、王北樱主任去医院看望胡部长,当我们喊他时有反应,当我说,我是承德时,他眼晴睁的很大,嘴角抽搐,左手抬起跟我握手。金老师说他近三月叫他没啥反应了,而我们呼叫他时还有反应,让我内心感触很深。金老师告诉我们胡部长的遗嘱:“不搞追悼会、不遗体告别、不告诉大家、不要惊动和麻烦大家、不留骨灰。”我们经过再三耐心劝说,才同意在北京医院告别厅进行简单的遗体告别。这是多么高尚的品德和胸襟。惊悉胡部长于本月十五日凌晨仙逝,感到万分悲痛!胡部长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奉献给了我国中医药事业,开创了中医药的新局面,为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胡部长的丰功伟绩永垂不朽!他的精神激励我们中医人前进,我们永远怀念胡部长!